埃及新首都什么来头?

埃及新首都什么来头?

没有想过有生之年,还能见证迁都这种重要的历史时刻。从此,教科书上埃及的首都不再是开罗。

埃及当局宣布从这个月起,政府部门办公室将率先迁往距开罗以东约45公里处的“新行政首都区域”(简称新首都),试运营期是6个月。

地处尼罗河与苏伊士运河之间、在沙漠拔地而起的这种天空之城,暂时还在征名中。“新首都”这么敷衍的称呼,还有里面的大厦待定名都叫D01、D02等,令搬家显得毫无仪式感。

面对雄心壮志的新首都蓝图,各方都翘首以待新首都是否能缓解开罗拥挤无序的乱局,分流这世界之城的人口重担。意外的是,习惯了挤住房、挤地铁、挤就业的开罗人,面对崭新却空空如也的高科技新城,也犹豫起了搬还是不搬。

未来某日乘坐飞机掠过北非大陆的上空时,老艺术家在一片黄沙中发现了埃及新首都,远看还以为自己到达了阿联酋。因为这现代都市的景观,和金字塔文明古国的印象相差太远了。

横跨天际线的摩天高塔群,反射着炎热刺眼的阳光,科技与现代感共存的新首都在沙漠中显得格格不入。这座耗资450亿美元建造的新首都,占地700多平方公里,比一个新加坡还要大,可容纳700万人口。

新首都与最豪华最能体现现代文明的迪拜看齐,像直接穿越到了几十年后的未来埃及。

富丽堂皇的,极具设计感的八角大楼国防部,全国最大的寺和大教堂。国际大都会必备的突破云霄的超级高楼也不可或缺,新首都拥有全非洲最高的Iconic Tower。借助基建高手的外援,埃及也可以拥有一边治沙一边盖楼的技术。

在这78层的高塔里,配有写字楼、公寓、酒店、观景台,足不出户便能实现上班、娱乐、居住垂直移动。

预计2030年将会落成的Oblisco Capitale更是代表这头北非雄狮的野心之作。大厦融入法老方尖碑设计,预计高1000米,建成后将超越迪拜的哈利法塔,成为世界最高的建筑,俯视整个阿拉伯地区。

不仅是追求高度,打开设计蓝图,就会发现新首都的定位是“智慧城市”“花园城市”。建新首都是用现在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给古老的国家换一个能再用几百上千年的电子名片。

整个城市实现5G网络完全覆盖,路灯等公共设施可发射Wi-Fi网络,方便市民在街上上网。六千多个摄像头遍布全城,监控路面管理车流。实现智慧交通的同时,可预防犯罪活动。

新建大楼都配有温控系统,可以根据气候变化自动改变温度。屋顶标配装上了太阳能板,公共汽车都使用天然气等清洁能源,真是科技节能一键到位。

公寓楼将统一使用智能门锁,连接手机APP还能把住户的投诉发给物管处。店铺将全面实现无纸化支付,居民只需用智能卡和手机便可处理日常的大小事务。

绿化方面,新首都将打造一个面积为纽约中央公园几倍的公园、一条35公里长的人工景观河道。商务区20座摩天大楼,一个比加州迪士尼乐园大4倍的游乐园,还有机场、歌剧院、博物馆、体育中心、会展中心、城内单轨列车等等,全都给豪爽地安排上了。

设计团队胸有成竹,感觉有了新首都,“埃及将进入摩天大楼和超高层建筑的新时代”,游客和外商将重新认识埃及。

虽然连接新首都和开罗的轻轨、高铁等交通造价高昂,但是交通部部长Kamel Al-Wazir坚决相信物超所值,新首都的建成将拉动就业、投资、旅游观光,给死气沉沉的经济带来希望。

新首都的选址也挺讲究的。选择生气勃勃的尼罗河和黄金水道苏伊士运河之间,新首都已经具备成为全非洲交通货物枢纽、商业中心的先决条件,就差几条铁路把沙漠贯通。

这项劳师动众的迁都工程,总统塞西在几年前就早有计划。因疫情建设进程被延后,原定于2020年的一期交付计划,在今年才能进行。

理想很美好,现实中新首都只有建筑工人的身影和扬尘。目前只有政府办公区的大楼相对完善,商务区配套、文化娱乐区,还有庞大的绿化带暂时不见踪影,新首都的建筑不少将在未来几年内陆续解锁。

埃及官方迫不及待邀请地各领事馆一起搬家,却迎来了各家礼貌而抱歉的微笑。虽然有40多个国家同意,但实际上动身的只有5位勇者。由于新首都一半的美好只能靠想象,大部分使馆都还处于观望状态。

至于为什么要迁都,埃及人可怜兮兮地表示,开罗的生活真的挤死了。建立一个新的开罗,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一千零一夜》将开罗形容为“世界之城”, “从未见过开罗的人,就等于没有见过世界的人”。作为北非和阿拉伯世纪最大的城市之一,开罗是遭受战争破坏最少的古城,历朝历代都只是翻修和扩建,中心旧城区还保留着中世纪的风貌。

也许外人很难理解离开千年文化名城的原因,实际上现代开罗一直经历着“城市浮肿”的痛症。

由于埃及大部分土地都是难以开发的沙漠,尼罗河三角洲的黄金地段成了唯一可发展的大都市圈。因此开罗的野蛮发展,以及过去半个世纪内人炸式增长,导致了人口管理困难、住房问题严峻、失业率高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体感最明显的是,古老的城市基建,比如排水、垃圾处理等设施,根本无法应对现代埃及人的需求。整个开罗就生活在混乱和无秩序的骚动中,水电网等基础设施总是需要修,夏天电力供应紧张,经常被迫拉闸限电。

城市无统一规划,路面窄,地铁线只有三条,登记上牌车辆却超过了1000万辆。很多马路和高架道路也没有行车线,汽车和三轮车、摩托车、小电驴、真驴拉车、买菜的市民,在路面你争我抢。难怪一塞车就是一个小时。

虽然挤来挤去,埃及人的居住首选城市仍然是开罗。目前市区有超过两2000万人口,远超可以承受的800万的限度。预计到2050年,开罗人口将翻倍,跻身地球最拥挤的城市。

土地资源供不应求,拆后重建的计划又因文物修复、产权纠纷等令当局无从下手。没有安稳的住房、粮食靠进口、年轻人难以就业,三分之一的开罗人还生活在贫穷线之下。

所以,贫民区才是开罗的真实写照。为了住下尽量多的人,贫民各出奇招。既有和臭气熏天的垃圾场同眠的垃圾分类社区,又有在平房顶疯狂加建违建的天台区,还有人均面积相对宽敞、古墓改建的死人城。

在德国制作的纪录片《开罗的屋顶》中记载,开罗众多本来设计为晒台的大楼平顶上,如今成为约十几万人的住所,拥挤状况比任何集体宿舍都恐怖。

第一代“开漂”,60多岁的巴瓦布,在市中心的El Fadl街七号大楼天台上找到了便宜的出租屋。随后作为天台的看门人,他介绍乡下的亲戚逐步进城,也管理着成片的违建屋。

在屋顶一条狭窄小巷里,住了来自阿斯旺地区的15个人的大家庭。他们因为修水库被迫离开村子,来开罗讨生活。

纪录片《开罗的屋顶》中,600平米的屋顶住了15个人,这是其中一户人家/YouTube截图

有两个孩子的四口之家挤在只有一张床的小房间里,刚从乡下来的单身亲戚只能租到露天床位,几名妇女围坐在阳光下缝补着拖鞋。钢筋废料和违规的电线就在屋顶,孩子们在楼与楼之间爬上爬下。

巴瓦布23岁的女儿不愿意一直挤在天台,她希望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想要尽情化妆、穿自己喜欢的衣服,而不是做什么都被几个三姑六婆盯着。

不过在找到工作之前,她每天的乐趣是逗逗周围的猫,羡慕它们能无拘无束穿梭在城市里。

虽然在拥挤不堪的生活中反复,对于离开开罗、前往尚未完全建成的新首都,埃及人的意见众说纷纭。一盘散沙一样的开罗问题,缠绕着埃及人已经几十年了。

海对岸的澳大利亚、巴西和印尼都有迁都计划。把行政中心和文化经济中心分开,一方面能加快行政办公效率,另一方面也让像里约热内卢这样的文化旅游中心继续发光发热。

开罗并不是埃及的第一个首都。埃及中古王朝时期的首都是孟斐斯,著名的胡夫金字塔就坐落于此。新王朝时期的首都是卢克索,被称为“地球上最大的露天博物馆”。罗马时期的首都就搬到了尼罗河入海口的亚历山大港了。阿拉伯人到来之后,首都才设置到了开罗。

埃及人征服沙漠的野心从未停止,为了缓解开罗的拥挤,40年前埃及政府就开始在开罗附近尝试建立卫星城,希望将开罗的人口重新分配到新城市中。

上世纪70年代,距离开罗一小时车程,以蓝领工业城市著称的城市10th of Ramadan投入使用。城内有塑料、造纸、医疗用品和服装厂,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目前也只有约60万人居住。居民认为最艰辛的事情,就是离开了开罗的亲戚朋友的孤独,认同这座安静的小城镇根本无法吸引更多的开罗居民。

另一个失败的案例是Sheikh Zayed市,原本希望分流百万人口,结果变成渴望逃离首都的富裕开罗人的后花园。豪宅林立,高尔夫球场、游泳池和人工湖一应俱全,最终变成了封闭式城市。富裕居民开车能进入内部商店和诊所、高档购物中心,封闭的围墙外只能瞥见绿色植物。

比起说一个连贯的整体,这里更像是一群人迹罕至的封闭岛屿和豪华广场,因此大部分开罗人对此无感,要么住不惯要么住不起。

目前对于新首都,不少埃及人持悲观态度。新首都预售的房屋价格就让人觉得高不可攀。一套两居室公寓售价约为5万美元,无论是对不少年收入在2800美金左右的普通人还是年收入在3000美金的公务员来说,都只能望而却步。就更不用说隐形的通勤费用和可预期的高物价。

虽说当局推出了房贷的补贴政策,但疫情之下,不少埃及人出国打工的机会骤减,收入进一步缩水。谁还会考虑一个几十年的贷款,还是先到街上先吃块大饼填饱肚子吧。

看着挥金如土的新首都,埃及人担心这将变成又一个富人专属的Sheikh Zayed市。与其花这个钱建世界第一高楼,他们嘀咕着不如把钱花在翻新开罗古城或者改善民生刀刃上。

目前全貌的新首都还只能靠想象,暂时也没有公共交通,最后会否变成只有豪车可以出入、中产阶层都住不起的土豪鬼城?还是像美国的华盛顿一样,公务员们家住别处、通勤靠火车的大型商务区?

如同当地新闻报道说的,圣经中先知摩西跟随上帝的旨意,带着一群国民离开过埃及,前往“流淌着牛奶和蜂蜜的土地”。那么现在选择从开罗离开的人们,能不能带领埃及走向幸福,也只有未来和上帝知道。

1.埃及新首都亮相,中国建起“非洲第一高楼”,外滩TheBund,2021-11-11

3.千余年等一回,埃及又要迁都了,这事还与中国有关,海上客,2021-11-06

4.开罗好挤 埃及“沙漠起厝”迁都打造智慧城市,甘仲豪,2021-11-04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