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思潮抬头 安倍助力神道教在政坛崛起

保守思潮抬头 安倍助力神道教在政坛崛起

核心提示: 神道教在日本近代的侵略历史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日本对外扩张的精神依据。而这一曾被军事和侵略性质的教义玷污的“国教”,正悄悄在日本政坛复活。

神道教政治团体力主参拜靖国神社和修宪。供奉有多名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是日本神道教“名声”最大的神社。

刚刚过去的日本靖国神社春季大祭期间,由于多名日本内阁成员和国会议员的密集参拜,靖国神社再次掀起了阵阵波澜。虽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人未到,但也在4月21日的大祭首日向靖国神社供奉了极具神道教色彩的祭品“真榊”。

事实上,以供奉了多名二战甲级战犯而臭名远播的靖国神社,还有一个身份日本神道教代表建筑。

神道教起源于日本先民对山川河流自然风物的崇拜与敬畏。按照日本的立国神话,太阳女神天照大神的直系后人神武天皇在大约2600年前建立了日本皇室。战前,神道教被提升到国家神道的高度,成为当时日本国民道德的本源。位于神坛中央的天皇,成为万民景仰和尊崇的对象。

神道教在日本近代的侵略历史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日本对外扩张的精神依据。一代日本人在神道教所谓誓死效忠天皇思想的洗脑下,变成残忍暴虐的侵略者。

而鲜为人知的是,这一曾被军事和侵略性质的教义玷污的“国教”,正悄悄在日本政坛复活。

神道教对日本人的日常生活有着重要影响。前往神社祈福,祈求神明保佑,仍然是日本人生活中一种司空见惯的行为。遍布日本各地的大小神社也以其古朴的建筑、静谧的氛围吸引着虔诚的信徒和慕名而来的观光客。

众多神社中,靖国神社的名号可谓最“如雷贯耳”。虽同为神道教神社,但靖国神社所承载的意义却大不相同。

1869年由明治天皇敕许建设东京招魂社,以祭祀在戊辰战争中牺牲的政府军官兵。1879年,明治天皇将东京招魂社改名为靖国神社。

此后,包括明治维新后日本历次国内战争中的政府军阵亡官兵,以及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中死亡的日军及军属,共计超过246万死者被供奉于靖国神社,至今仍被称为“护国英灵”。

日本战败后,作为改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联合国军最高司令部在1945年12月15日发布“神道指令”,以政教分离的原则下令要求日本的神社与国家彻底分割,政教分离也被写入日本宪法。为此,日本成立了神社本厅,统领全国约8万座神社。

战后靖国神社脱离国家管理,成为单立宗教法人。但作为日本国家神道的代表性设施,即使在天皇走下神坛、神道教失去“国教”地位的今天,靖国神社里的“阴魂”仍然不断在东北亚和整个世界掀起波澜。

虽然政教分离原则被写入日本宪法,但据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的报道,日本政界有一个名为“神道政治联盟”(简称“神政联”)的宗教政治团体,而首相安倍晋三是该团体的干事长。

截至目前,由参加“神政联”的国会议员组成的“神政联国会议员恳谈会”的规模已经达到270人(其中众议员198名,参议员72名),19名内阁成员中的16人都是恳谈会成员,安倍本人任会长。而就在2012年自民党上台前,该恳谈会还只有152人,而且在执政期间,没有一个内阁大臣是恳谈会成员。

这的确是神道教在政界复兴的一种信号,但45年前就成立的“神政联”却证明了这一势力从来不曾远离政治,不曾远离自民党。

1969年,以神社本厅为中心,日本成立了“旨在向后世子孙正确传递自豪于世的日本文化与传统”的“神道政治联盟”。这一神道界内的政治团体宣称,要“在什么是日本、什么是日本人正在被逐渐淡忘的今天,阐释在战后一直被忽视的精神价值的重要意义,找回对国家的自信与自豪”。

“神政联”的主要任务是,打造一个珍视皇室及日本传统文化的社会,制定令日本国民引以为豪的新宪法,将把向为国捐躯的靖国英灵表达敬意确立为国家礼仪,培养年轻人的爱国心,建立起令世界尊敬的道义国家。为达成上述理念,“神政联”在日本全部47个都道府县设有分支机构,定期组织诸如参拜靖国神社等相关活动。

就在两年前,这些主张还可能被视为一些日本右翼团体不合时宜、冥顽不化的妄想。但在安倍重新担任日本首相后,修宪、培养爱国心、参拜靖国神社不再只停留在一小部分人的幻象中,反而成为日本政府白纸黑字公诸于世的执政方针、政策理念。

作为保守系政治团体兼宗教团体,“神政联”在成立之初便获得了自民党的支持。目前除了安倍以外,其成员还包括内阁副总理麻生太郎、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外相岸田文雄、国家公安委员长古屋圭司等内阁成员,以及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干事长石破茂、政调会长高市早苗等执政党高层。

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作为右翼宗教团体的代表,神社本厅通过“神政联国会议员恳谈会”渗透保守宗教思想,政界人士则通过宗教团体的广大信众基础,强势输出自己的政治理念。

2000年,时任首相森喜朗出席“神政联国会议员恳谈会”成立30周年纪念大会时称,日本是以天皇为中心的神之国。在当时的政治气氛下,不仅是发言内容本身,单是首相作为公职参与宗教团体活动一事本身就因为涉嫌违反政教分离原则而饱受批评。

如今,随着日本社会保守思潮抬头,安倍晋三公然以首相之身担任“神政联国会议员恳谈会”会长,反倒有些生逢其时舍我其谁的意味。此外,安倍本人与“神政联”在修改宪法、参拜靖国神社、培养国民“爱国心”方面可谓是志同道合,双方互为支撑相互倚重便也显得合情合理。

值得一提的是,“神政联”成员中许多人的名字同样出现在4月22日靖国神社春季大祭期间的议员参拜名单中。不难看出,“大家都来参拜靖国神社议员联盟”与“神道政治联盟国会议员恳谈会”有点一套班子两块牌子的意思。

不过,政教分离的原则,也随着首相、议员们对靖国神社的常来常往而陷入尴尬。就在4月21日,日本东京270多名市民代表手持写有“安倍靖国参拜违宪诉讼”字样的标语前往东京地方法院,要求判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违宪,并停止参拜。

此前,日本福冈地方法院和大阪高等法院分别于2004年及2005年判处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违宪。但是这样的判决既不能给当事人以惩处,也不能阻止后来者的出现。

早在2012年9月当选自民党总裁后,安倍就迫不及待地参拜了靖国神社。再度问鼎首相宝座后,无论是为了给支持者以交代,还是在国内外显示自身强硬风格,在所有与靖国神社有关的重要时间节点,安倍及其内阁成员和大批国会议员都有惹眼动作。

在安倍第二次担任首相后靖国神社经历的三次例行大祭期间,国会议员参拜人数刷新了平成天皇即位以来20余年来的记录。首相本人尽管没有在前两次大祭期间亲临现场鞠躬,但都代之以内阁总理大臣身份供奉有祭品。对于内阁成员频繁前往参拜,安倍政府的表态更是“豁达”,那就是以关乎心灵自由不予干涉。

终于在执政一周年当天,首相本人不再闪躲。靖国一拜,创下了又一个恶劣先例,将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推至了更加冰冷的谷底,逼得亲密盟友美国大喊“失望”,引发西方主流媒体对未来日本将向何处去的担忧。而首相本人在弥补上次任内“痛悔之极”的遗憾后,反而在日本国内引起了一阵刺耳的叫好声,社交网站“脸书”的专页上被大量点赞,“推特”的网页上也有支持者纷纷留言。

而另一个有着神道教背景的保守政治宗教团体“守卫日本国民会议”(简称“日本会议”),也与目前的日本执政当局有着深厚渊源。其现任会长三好达曾经担任日本最高法院审判长,也是靖国神社崇敬者总代表。美国《》曾将这一团体称为“民族主义者的组织”,英国《金融时报》则称其为“复兴传统价值及否认谢罪外交的民族主义者智库”。

“日本会议”在其网站上宣称,他们所要从事的就是重新建设一个美丽的日本,一个令人自豪的国家,并为此提出政策建议,组织国民活动。而建设美丽日本,正是安倍第一次担任首相时就曾经提出过的口号。

从该团体从事的活动看,更是与安倍政府的执政纲领和政治目标多有重合。比如日本会议呼吁,在教育领域,制定“新教育基本法”,培养学生的“爱国心”;在靖国神社问题上,该团体支持首相参拜,反对兴建不带有宗教性质的国立追悼设施;在宪法及自卫队等问题上,该团体也同样主张修宪并赋予自卫队更大权限。

由超过250名跨党派保守议员组成的“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则是“日本会议”在政界的重要支持势力。现任会长是在议员参拜靖国神社队伍中走在前列的平沼赳夫,而副会长之一又是现任首相安倍晋三。

有观点认为,战后的日本有了和平宪法,一代日本人也在和平国家理念下成长起来,并实现了日本经济腾飞的奇迹,这样被和平思想洗脑了的日本,是不可能重回军国主义尊皇殉国时代的。但强大的保守传统并不会因为经济的高度发展和人民生活富裕程度的提高而退出历史。既然可以被和平主义、“自虐史观”洗脑,也可以被打着宗教旗号的军国主义、“靖国史观”再洗一次。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