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维护民族关系促进社会和谐发展–党建

正确维护民族关系促进社会和谐发展–党建

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指出,要全面贯彻落实党的民族政策,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牢牢把握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主题,深入开展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加快民族地区发展,保障少数民族合法权益,巩固和发展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促进各民族和睦相处、和衷共济、和谐发展。当前,青海民族关系从总体看是好的,但在社会转型期下又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和矛盾,需引起重视。

改革开放30多年来,青海民族地区社会政治稳定,各族群众安居乐业,民族关系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这是我省民族关系的大局,它是各民族团结奋斗的坚实政治基础。但再优良的社会环境,都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存在。民族关系问题是指民族在交往过程中产生的矛盾。当前我省同一民族间以及同一民族内部在交往中出现的一些矛盾纠纷现状及原因大致分为这样几类:

在历史原因和现实因素的交织下,不同民族成员间甚至在同一民族内部成员间因具体利益引发的影响民族关系的矛盾纠纷时有发生,包括草山、林权、水事、虫草资源、矿产资源等归属引发的经济利益纠纷;因少数民族迁居而引发的利益冲突;在城市建设、改造中对少数民族的居住地或宗教场所不能妥善安置以及采光权等问题引发的矛盾纠纷等。在社会发展、人口流动的大环境下,内地汉族地区人员大量涌入我省民族地区,省内回族、撒拉族等民族群众也大量进入藏区寻求发展,传统的民族居住分布格局被打破,民族间接触和交往机率大幅增加,同时民族差异和多元文化进一步凸显、交融与碰撞。近年来,省内东部地区的许多群众(特别是擅长经商的成员)进入藏区特别是青南牧区,在与当地牧民群众的畜产品交易中,因交易价格问题或隐形的市场垄断行为,时常产生一些矛盾纠纷,有些则是个体民事、治安纠纷,其中也有个别是极少数别有用心之徒借机挑拨煽动,将个人之间的纠纷上升为民族宗教问题,造成当地民族关系紧张。

首先,诸如“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民族偏见是狭隘民族意识的集中体现,也最容易导致民族之间误解与分歧。其次,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大汉族主义”与“地方民族主义”两种民族主义仍然在部分社会成员思想意识中根深蒂固。一些汉族群众在交往过程中表现出自身的某种优越感和先进性,对少数民族的历史文化、风俗习惯不能正确认识或缺乏应有的尊重,歪曲、丑化少数民族习俗和信仰的言谈行为时有发生。此外,还存在一些特殊个案,近几年省内东部地区回族、撒拉族群众到藏区寻求发展,出于宗教生活的需要,提出修建寺或礼拜点,遭到当地群众坚决反对的事件时有发生,如2007年果洛甘德6·22事件。它所表现出的极端自我、狭隘、排他的民族本位观是民族关系的最大思想障碍。

我省五个世居少数民族基本为全民信仰宗教,因宗教因素引发的影响族际关系的矛盾纠纷也较为常见。首先,少数地区仍存在宗教干预行政、教育、司法以及宗教内部不团结的现象。少数地区宗教封建部落意识有所抬头,少数宗教顽固势力同封建部落残余势力相互勾结,干扰教育、婚姻、选举、基层政权和司法的现象时有发生。藏传佛教寺院之间、活佛之间,争夺信教群众、争夺佛位、争夺利益的现象层出不穷,宗教自我扩张、自我保护意识非常明显,藏传佛教还出现向内地无序传播的现象。教内部,阿訇讲“瓦尔兹”如不兼顾各派信众利益,夹杂个人观念,以及个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信教群众的宗教情感,以维护教派利益为名为自己办事,极易引起教派矛盾。个别地区被废除的门宦制度不同程度得到恢复,一些未纳入管理的拱北自行恢复活动。朝觐人数居高不下,引导群众理性朝觐工作任务艰巨。基督教无序发展,私设聚会点现象突出。其次,宗教在藏区的传统影响仍不可忽视。虽然藏区社会正处于传统宗教文化向现代文化的转型时期,但因宗教氛围浓厚,现代科学意识、法律意识淡薄,市场意识差和自我发展能力弱的情况在短时期内不会有明显改变,在很大程度上阻碍着藏区经济社会的发展和民族团结进步。

随着社会发展和人口素质及民主法制意识不断增强,少数民族群众中包括宗教界人士在内的各族各界人士参政议政积极性不断提高。不断城镇化的少数民族在经济、生活、看病、就业、上学、宗教信仰等方面的权益保障问题显得日益突出。近年来国家在青海民族地区安排实施了交通、能源、水利等许多大型建设项目,在带动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因涉及到部分群众切身利益(包括被迫搬迁、生态环境被破坏、自然资源被占用等),加之项目实施在税收、利润等方面对地方的利益,在吸纳当地少数民族劳动力等方面照顾不够,当地群众甚至因搬迁、因自然资源紧缺而致贫、返贫,从而导致这些项目(企业)同地方以及群众间的摩擦和矛盾日益增多,也极易导致部分群众脱贫难、增收难、部分群体心理失衡等连锁反应的“恶性循环”。这种情况一旦被别有用心者所利用,则会成为引发社会不稳定的渊源。

青海藏区是极少数民族分裂主义分子进行渗透分裂破坏活动的重点地区之一。近几年来,民族分裂主义分子极力勾结西方势力,不仅利用民族、宗教和人权问题,极力散布和鼓吹分裂言论,从事分裂祖国的活动;而且还通过拉拢和侵蚀宗教人士,非法认定转世活佛,吸引、策反宗教人士出逃;利用藏区广大群众普遍信仰宗教的便利条件,通过互联网络、卫星广播电视、手机等途经传播、灌输“”思想,加紧对藏区的渗透活动,严重破坏了藏区的社会稳定,危害了民族关系,是新时期阶级斗争在民族关系方面的反映。

现阶段青海民族关系问题表现为经济问题与政治问题的交织,现实问题与历史问题的交织,民族问题和宗教问题的交织,国内问题与国际问题的交织。而民族间在经济利益上的矛盾是产生一切不满和摩擦的根源。解决的根本途径就是以贯彻国务院《支持青海等省藏区经济社会发展的若干意见》为契机,以科学发展观推动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经济、政治、文化及社会事业的全面发展,国家应进一步加大对民族地区的经济扶持力度,给予民族地区更大优惠和政策倾斜。在继续加大扶持藏区经济发展力度的同时,应更加注意解决藏区内部收入差距、地区差距、城乡差距的问题,把促进共同富裕摆在更加重要的地位。还应进一步加大改善藏区民生的力度,采取强有力措施切实解决好藏区扶贫、教育、卫生、就业、社会保障等问题,让藏区群众真正体会到党和政府的关怀。不断改善民生,实现各民族的共同繁荣。

民族平等是民族关系得以和谐发展的前提条件。没有民族平等,就没有民族团结,更谈不上民族合作与交流。应坚持民族无论大小、先进与落后均一律平等的政策,这是我们党一贯坚持的最基本的民族政策。无论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其文化权利、生活权益及信仰习俗只有在得到充分尊重与保障的前提下,民族团结、社会稳定的局面才会不断形成。

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是我们处理宗教问题的一项行之有效的政策。宗教这种千百年来逐渐形成的社会文化体系,不但没有随着社会的进步而消失,反而以更迅猛的速度适应社会的发展变化。当前,在科学未能做出合理和令人信服的说明的领域,有神论还继续存在并拥有相当数量的信众。各级党委和政府应借鉴历代王朝在宗教信仰方面积累的成功经验,持之以恒地坚持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让各族人民和各宗教信众充分感受到党和政府对民族和宗教的尊重,欣然为经济社会发展贡献心智。

应根据修改后的《民族区域自治法》和《国务院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若干规定》,尽快修订完善《青海省贯彻实施〈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若干规定》,着力解决少数民族在就业、看病、社保、宗教信仰、语言文化等方面的问题,包括生态移民、水库移民、进城务工人员在城镇生活和居住的各项权益保障问题,以及城镇群众的各项合法权益。还应进一步完善少数民族干部选拔制度,把更多优秀少数民族干部特别是年轻干部选拔到各级领导岗位上来。一些土生土长在民族地区的青年人,虽没有机会步入大学的殿堂,但他们具有在民族地区生活的经验,乐于接受新鲜事物,头脑敏锐,观察力强。政府应培训这些人成为民族地区各行各业的优秀人才,为民族地区的经济建设和政治稳定服务。

当前青海迎来了新一轮西部大开发的大好机遇,更应适时引导宗教界顺应时代的要求,发扬那些与时代精神相一致的价值取向、行为准则、道德标准。引导宗教职业者以身作则,将爱国爱教结合起来,在国家利益和宗教利益发生冲突时,以国家利益为重;在理解宗教教义时,应从实际出发,重视现世生活,将宗教生活与国家命运并重;在日常宗教生活中,严格遵守国家法律法规,维护社会稳定和民族团结。通过宗教神职人员的积极引导,使普通信教群众把本民族本宗教的利益与国家利益结合起来,为族际和谐与社会发展做出自己应有的努力。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