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機成為中東軍事博弈新熱點

無人機成為中東軍事博弈新熱點

中東地區長期處於動蕩之中,復雜的區域安全環境,使得中東各國十分重視武器裝備發展。無人機憑借低成本、使用靈活、易操作等諸多優點,受到域內國家和相關武裝組織高度關注,中東地區也成為全球使用無人機最多的區域之一。

中東地區各國在領土、民族、宗教等問題上存在諸多矛盾,一直戰亂不斷。頻繁的軍事活動導致各方對無人機的需求不斷攀升。

以色列、伊朗和土耳其是中東地區傳統軍事強國,其無人機技術處於地區領先地位。以色列是最早研制無人機的國家之一,目前已研發了170余種無人機,譜系齊全。如今,無人機已成為以色列應對周邊安全問題的有效工具。伊朗雖長期處於美國封鎖和制裁之下,但仍實現了無人機從無到有、從弱到強的飛躍,相關型號涵蓋遠、中、近程,涉及偵察、打擊、電子戰等多種用途。2021年,伊朗陸軍簽訂了採購1000架“見証者”-129重型察打一體無人機的合同,並計劃到2025年至少採購50架“雷電”隱身無人攻擊機。土耳其於2004年開始實施“國產無人機系統研制計劃”,先后研發出“旗手”TB-2中型察打一體無人機、“安卡”-S重型察打一體無人機、“卡古”-2自殺式無人機等拳頭產品。由於相關無人機在2020年的納卡沖突中表現突出,僅2021年就有突尼斯、摩洛哥、波蘭等12個國家加入到採購土耳其軍用無人機的行列,還有多個國家正在進行引進談判。

鑒於無人機具有造價低、使用和維護簡單等優勢,中東“不差錢”的產油國也在大量進口無人機,使中東成為全球無人機進口國最集中的地區。根據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的統計,阿聯酋、沙特、埃及等均為制式無人機的前十大進口國,卡塔爾、約旦、敘利亞和伊拉克也位列前二十。

也門胡塞武裝、黎巴嫩黨等武裝組織也裝備了大量制式無人機。也門胡塞武裝在“阿巴比”-2基礎上改裝出“前鋒”-1和“前鋒”-2K兩款自殺式無人機,可攜帶約30千克戰斗部攻擊目標。2022年2月,黎巴嫩黨公開表示,已經自行生產無人機和精確制導導彈。

此外,美俄兩國在中東地區的軍事存在,也使該區域的無人機力量猛增。2021年9月9日,美海軍中央司令部宣布,美第五艦隊組建了大量裝備無人機和其他無人系統的“第59特遣部隊”,以加大對伊朗等對手的威懾。

通過打擊關鍵目標達成戰略效果,是無人機在作戰中的重要運用方式。這一點在中東戰場上體現得尤為明顯。

實施“斬首”行動,進行定點清除。“9·11”事件之后,美國就將無人機用於中東地區的“反恐行動”,多次成功清除“基地”組織頭目。2019年1月10日,胡塞武裝使用1架“前鋒”-2K無人機,襲擊了也門政府軍在拉赫季省安德軍事基地舉行的閱兵式,造成包括3名政府軍少將以上軍官在內的數十人死傷。2020年1月3日,美國MQ-9“死神”無人機發射導彈,對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實施“斬首”攻擊。

襲擊高價值經濟目標,實施消耗戰。胡塞武裝充分利用無人機低成本、飛行高度低、隱蔽性突出、機動性強的特點,多次襲擊沙特、阿聯酋等國的煉油廠、航空港等重要經濟目標。2021年12月,沙特領導的多國聯軍稱,胡塞武裝在過去7年對沙特進行了超過850架次的無人機襲擊。2019年9月14日,胡塞武裝使用無人機襲擊了沙特阿美公司位於布蓋格煉油廠與胡賴斯油田的重要設施並引發火災,致使兩處石油設施癱瘓,沙特原油日產量銳減。

體系作戰,擔綱主力。2020年2月27日至3月5日的“春天之盾”軍事行動中,土耳其軍隊在E-737預警機和F-16戰斗機的支持和掩護下,先后出動數百架次無人機,越境對敘利亞政府軍地面目標實施大規模、高強度打擊。其中,“旗手”TB-2無人機擔任越境攻擊主力,“安卡”-S無人機引導炮兵實施遠程火力打擊,充分發揮了體系作戰的優勢。在襲擊沙特阿美公司的行動中,胡塞武裝利用長航時無人機對沙特境內的煉油廠和油田目標進行了多次偵察,針對襲擊目標精心規劃無人機和巡航導彈航路﹔襲擊過程中,18架無人機從多個方向對目標實施協同打擊﹔襲擊完成后,具備偵察能力的無人機還進行了目標毀傷評估。這兩次行動,充分體現了無人機作戰成本低、防御難的非對稱效果。

隨著性能向更高、更快、更隱身、更智能等方向發展,無人機在未來戰場的運用范圍和場景將更加豐富。在中東地區持續動蕩的情況下,圍繞無人機的博弈將呈現裝備擴散、能力提升、運用常態化等特點,對地區局勢也將產生重要影響。

無人機發展更受重視。美國出於對以色列安全的考慮,一直拒絕向沙特等國家出口高技術武裝無人機。2013年,阿聯酋從美國購買了一批MQ-1“捕食者”無人機和相關地面系統,但美國進行了專門的改裝,使之無法攜帶武器系統。隨著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關系的緩和,美國是否會改變其軍售立場有待觀察。與此同時,以無人機為主體的聯合演習也在中東地區頻頻登場。2021年1月5日至6日,伊朗舉行首次大規模無人機軍事演習,聯合演練了遠程奔襲、蜂群攻擊等課目,參演無人機達數百架。美海軍中央司令部今年初舉行的“國際海上演習2022”中,來自10個國家的80多型無人機以及水面、水下無人系統,開展了14個場景的聯合演練,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海上無人系統演習。

反無人機作戰地位更加突出。針對不斷增加的無人機空襲威脅,中東相關各方將反無人機作戰擺到了更加突出的位置。俄國防部2019年9月曾表示,敘利亞境內殘余時常企圖使用無人機向赫邁米姆空軍基地發動襲擊,該基地兩年內使用防空火力和電子戰手段共擊落118架來犯無人機,而俄軍人員和設施未遭受損失。2019年9月,伊朗方面曾集中展示了多年來擊落和捕獲的美國無人機,包括“捕食者”“全球鷹”等,彰顯了自身的反無人機能力。而戰略縱深狹窄的以色列自主研發的“鐵穹”系統,則實現了對國土的全覆蓋,可以有效應對無人機和火箭彈這類非彈道武器的襲擊。

由於技術門檻較低,無人機也成為胡塞武裝等武裝團體以及極端組織發動襲擊的重要選項。近年來,胡塞武裝相繼研發出了“瓦伊德”“希哈布”“薩馬德”等多款無人機。此外,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早在2013年就擁有使用無人機開展偵察和襲擊的能力,而“基地”組織也一直在尋求掌握擊落、干擾或遠程捕獲美國無人機的方法。如果恐怖組織在無人機和反無人機領域取得較大進展,對地區安全局勢將形成新的沖擊。(石漢娟)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