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阿拉伯:一个泡在石油中生活在21世纪的中世纪国家

沙特阿拉伯:一个泡在石油中生活在21世纪的中世纪国家

在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以及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石油斗法的影响,本月美股连连暴跌,就在16日,已经引发了第三次熔断。此次股市动荡,除了新冠肺炎的影响,就不得不提一下沙特阿拉伯这个关键的国家。

既然泡在石油中,自然要靠石油发财,不能浪费老祖宗打下的土地啊。2018年数据显示,沙特沙特阿拉伯国民生产总值名列世界第18位,人均GDP2.33万美元,低于他的邻国阿联酋和巴林,不过还是很有钱。而且依靠经济总量,沙特就足以称霸中东地区。

沙特阿拉伯这个国家,不仅在石油资源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在政治上也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国家,他是世界上仅存的五个君主专制国家之一(沙特阿拉伯、不丹、文莱、梵蒂冈、斯威士兰),也是其中面积最大,人口最多,世界影响力最大的国家。

沙特虽然几乎占据整个阿拉伯半岛,西临红海,东接波斯湾,拥有漫长的海岸线。但是沙特绝没有你想象的岛应该有的美丽,反而被大片的沙漠覆盖,满眼黄沙。

地下埋藏的取之不尽的石油,却使沙特这个国家变得异常富有,地下资源的丰富,与地上资源的贫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且沙特还是一个严格执行教义的国家,以《古兰经》为国家《宪法》,禁止任何娱乐活动,女人地位低下,所以不要想着去沙特生活会有多幸福了,就一条,禁止一切娱乐活动就注定拜拜了。

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沙特这个脚踏贫瘠土地,却沐浴在无尽石油之中;无比富有,现在却被逼得在悬崖边上跳芭蕾;生活在21世纪,却执行中世纪封建体制的国家。

阿拉伯半岛,位于亚州西部,面积约300万平方千米,是世界上最大的半岛,被红海、阿拉伯海和波斯湾从三面包围。虽然是一个半岛,但土地却相当贫瘠,除了沙漠就是戈壁,几乎看不到任何地表河流和湖泊。虽然地下蕴藏着巨量的石油,但是在工业时代来临之前,这里就是一个被神抛弃的地方。

这里曾经诞生过“神”,却又被神所抛弃,原因很简单,土地太过贫瘠,在近代以前,一个国家存在的支柱,要么是农业,要么是畜牧业,而沙特则处在广袤的荒漠之中,这两个支柱产业,得不到发展,自然也不会被当时的统治者所重视。

公元610年,教先知在麦加附近的希拉山洞得到的教导,开始传播教。622年,受到政治迫害,被迫前往麦地那,开始在那里传播教,并从这里起家,开始政府阿拉伯半岛的征服战争。

虽然教的神和先知从沙特的这片土地起家,但最终还是抛弃了他,其中一个重大的原因就是这里贫瘠的土地,根本无法作为一个庞大帝国的首都,养活帝国庞大的人口。

1547年奥斯曼土耳其攻占亚丁,1551年占领马斯喀特,1568年占领也门,并接着向哈萨地区进军,名义上将整个阿拉伯半岛划归自己统治。

18世纪中叶,瓦哈比运动兴起,号召阿拉伯半岛各部落团结统一,驱逐异教徒和非正统,其实说白了就是驱逐奥斯曼土耳其人,效仿先知重建阿拉伯帝国。

沙特、瓦哈比这类的称谓,既是部落名称,也是部落中贵族统治者的姓氏。这两个称谓在沙特的历史上很重要,请大家记住,便于后面文章的阅读。由于阿拉伯民族的名字都非常接近,后面的文章用他们的职位称呼。

1824年,第二位沙特王再次建立起了第二沙特王国,第二沙特王国在同奥斯曼帝国的斗争中,于1891年灭亡,沙特望族流亡科威特。

而我们现在所熟悉的土豪沙特,是第三个沙特阿拉伯王国,是在1932年建立起来的新帝国。

沙特家族建立阿拉伯国家,为的就是恢复先知当年创建的阿拉伯帝国,建立这个帝国的前提就是政教合一。

伊本·沙特已经拥有强大的军事实力,征服英国控制以外的阿拉伯半岛地区是没问题的。但是宗教信仰这一块儿沙特不是强项啊,又找到了老合作伙伴瓦哈比家族,两个家族相视一笑:“干!”

于是沙特家族负责军事征服,瓦哈比家族负责意识形态,两大家族强强联合,开始阿拉伯半岛的统一战争。

当年的初代沙特国王和手下的士兵,还是有几分王师之气的,在阿拉伯半岛,除了英国的殖民势力,几乎战无不胜。和现在对战也门拖鞋兵的沙特老爷兵们,那真是王者和青铜的差距。

也正是因此,沙特成为了一个标准的政教合一封建君主专制国家。政教合一是最大特点,这与中世纪的许多国家相同。

最大的特点就是文章开头说的,国家没有宪法,以《古兰经》为最高权力来源,国王除了国王的身份外,还被称为“麦加和麦地那两圣地的仆人”。

在官员的任命上,也是随着国王自己的意愿来,原则只有一个:国王高兴就好。关于国家政策的制定,通过与否全然由国王一人决定,智囊机构把政策制定的再完美,国王看着不顺眼,一样通不过。

1932年沙特建立,要知道这个时期,正是反封建反专制浪潮席卷全世界的时期,他们却逆时代潮流而行之,建立了一个几乎恢复中世纪制度的封建专制国家。两大家族出任各级高官,国家权力被牢牢的掌握在贵族手中。

作为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宗教是沙特的立国根本,而沙特为了确保这一根本的稳定,在国内也从上至下设立了诸多的宗教机构。

最顶层的宗教机构,是“高级乌莱玛会议”和“高级卡迪会议”,是要的职能就是为沙特政权合法性提供论证,对国家层面或者重要的宗教事务进行阐释。

“高级乌莱玛会议”主要成员为高级宗教人士,主要处理有关教教义的重大问题,是最高的宗教权力机关,所有有关宗教的问题都由其解释并指导处理。

顶层宗教结构之下,则是面对普通民众的一般宗教机构,被群众通俗地称为“劝善惩恶协会”,实际上由“公共道德委员会”和“宗教研究、教法宣传和指导委员会”两部分组成。

前者属于宗教司法机构,负责监督履行宗教义务,处罚违反教规之人;后者则是宗教宣传机构,负责刊印书籍和培养教职人员。

不过沙特虽说是政教合一,但是宗教终归是沙特王族维护国家统治的一种手段,在沙特宗教的权利依旧是有限的。国王依旧是沙特王国的最高首脑,权利集中在沙特王室。

沙特没有宪法,实际上权力都在国王手中,但是沙特又存在大臣会议和协商会议这两个最高权力机关,没事还会搞搞形式上的政治协商会议,你说逗不逗。

为什么说是形式上的呢?相当于权力机构的大臣会议,首相是国王,副首相是王储,其他大臣全部由国王任命。协商会议像是人民代表大会,负责立法却没有立法权,你说尴不尴尬,从成员任命到法律通过,一切都是国王说了算。

在基层的西方民主做够了样子,在政府高层沙特王族还是掌控一切。从各部门的部长,到全国各省的省长,基本上全部由沙特王族担任,就连设立的各省会议,其中的成员,也是由国王亲选的,真不知道选举干什么用,怪不得连登记的人都没有多少。

沙特的王位继承制度也非常特别,并不是我们所熟悉的父死子继制而是兄终弟及制,这一制度虽然避免了同一代王子们为争夺王位手足相残惨剧的发生,但也造成了王权代间传递缓慢,到上一任国王,王权还在开国君主的儿子们手中传递。

作为一个逆时代潮流而建立的国家,沙特无论是在政治制度上,还是在治国理念上,都存在着诸多漏洞,而且到现在越来越多的弊端已经开始显现出来,沙特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

根据教义治国,使得女性根本没有权利可言,男人可以娶四个老婆,女人却连出门工作都不可以,只能整日裹在长袍之下,露出两个眼睛。我们常说女人能顶半边天,这沙特就白白扔掉了一半的生产力。

封建体制下,国家的财富越来越向贵族们手中集中,国家变得越来越穷,靠着无尽石油的沙特,竟然出现了财政赤字。新国王上台年老体衰,无力改变现状,便将自己的儿子提到了王储的位置,行使大权。

新王储也是简单粗暴,2017年11月6日,新王储竟然将200多名王族软禁了起来,要以偷税漏税的罪名,实际上就是吓人的,目的就是让他们拿钱赎身,结果现金就要出来8000多亿美金,不算其他的固定资产。

要说这内部的极端宗教主义和王族之间的权利之争,还算是沙特自己的事儿,好好处理还能搞定。但是来自国际上的冲击沙特就没那么多手段了,尤其是来自石油市场不景气的冲击。

前面提到了,沙特的极端宗教治理之下,能保持国民不反,安安稳稳地当良民,靠的就是撒钱,给国民发大把大把的福利,而这钱哪里来?——石油出口。

于是沙特决定破釜沉舟,在掉落悬崖之前使劲跳一跳,万一跳了过去,落在了悬崖对面的草地上了呢?

为了打压美国的页岩油,赢得石油战争,沙特决定联合俄罗斯减产,可是俄罗斯不同意。因为美国也是产油大国,和沙特联合减产,抬高油价,吃亏的是自己,却喂胖了最大的竞争对手美国,所以俄罗斯最终决定同美国一道增产。

除了在国际市场上的大动作,引发国际市场大地震,还有王室内部的同室操戈,对外频频武力干预,与邻国关系紧张,四处树敌,这个泡在石油中,活在21世纪的中世纪国家沙特阿拉伯。能不能在悬崖边跳完这支芭蕾,我们拭目以待。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