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小镇变女儿国 600余居民全为女性 妙龄女面各全球征婚(图)

据英国《每日邮报》8月27日报道,巴西一小镇居住着600多名女性,她们大多都在35岁以下。其中有些女性已经结婚了,但是她们的丈夫需要在其他的地方工作生活,这就意味着这个小镇缺少适龄男士追求这里的年轻女性。

这600多名女性居住在巴西东南部的一个小镇上,她们的年龄多在25至30岁之间。现在她们已经向潜在的追求者发出邀请,但有意向的男性需要知道,这个小镇是个十足的女人世界。小镇上的一些女人已经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庭,但她们的丈夫和年满18岁的儿子要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工作,只有周末才能回家。镇上的居民非常喜欢她们的生活。49岁的罗丽莎说:“很多事情我们女人做的比男人好,我们小镇风景优美,组织严明,资源共享,互相帮助,远比男人们管理的要和谐。如果发生问题纠纷,我们会以女人的方式解决,双方达成共识而非暴力冲突。我们还会穿别人的衣服,帮别人做指甲、头发。”镇上的未婚姑娘想恋爱却又不想离开村子,为此她们邀请并吸引那些想要在小镇上生活的男人前来这里。

1940年,牧师帕斯特与镇上一位16岁姑娘结婚,并设立了教堂。但是教规苛刻,禁止饮酒、听音乐和剪头发,而且使用各种避孕措施。牧师死后,镇上的女人决定不再让男人管理小镇。(中 国 网)

巴西人自嘲因陋就简 体会生活中的别样风情

原标题:巴西人自嘲因陋就简 体会生活中的别样风情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8月5日体育专电(记者姚友明) “Gambiarra”,这个词是本届奥运会开幕式开场视频后第一部分的主题词。它是巴西当地葡语中含义颇多的一个词汇,其中一个意思是“因陋就简”。你可以理解为这说明巴西人白手起家、创造辉煌的天赋,也可以看做是他们对自己利用现有条件、临时凑合解决问题办奥运的“自嘲”。奥运开幕了,生活中的我们似乎也需要一些这样的精神。

我们大多数人总是生活在快节奏中,不断地为自己制定每年、每周或者每天的进度表,“一步落后、步步落后”,这样的理念似乎已经渗入许多国人的日常生活当中。看看年幼的孩子,即便在现在暑假期间仍要补习功课、上各种培训班;看看现在的年轻人每天朋友圈里刷着各种心灵鸡汤,抱着各种各样的目的阅读成功学、社交心理书籍,我们或许可以从巴西人的生活方式中反思些什么。

有人说里约场馆建设进度落后,可毕竟在奥运开幕时,它们都完工了,就像2014年巴西世界杯一样,相信此前的各种负面声音会随着大赛开幕而迅速销声匿迹。在桑巴舞的节奏中,那些此前戴着有色眼镜审视巴西的人也会跟着翩翩起舞;在宏伟的马拉卡纳体育场,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被团结在奥林匹克旗帜下,共同欢度着属于全人类四年一度最为欢愉的时光。

从零开始,巴西人在接受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之后,终于在地球的南端建立了巴西这个国度。作为一座“不可思议的城市”,里约用全新视角展示了这座城市从无到有的创建过程,展示了自然与城市的和谐相处之美,从饱受质疑到奉献一个独具风情的开幕式,某种程度上说,巴西人向全世界展示了他们生活态度和方式的一个侧面。

随着人类历史不断演进,现在世界上很多人也许生活得比数百年前的前辈疲惫不少,例如西方学者马尔库塞在其著作《单向度的人》中就曾经提出,如今陌生人要在例如公共车这样的密闭空间内近距离相处很长时间,彼此之间都是“戒备”的眼神。如果人类文明让人类过得越来越不快乐,那么不如先放慢生活节奏。我们要感谢巴西人,它让我们有了一个纵情狂欢的夜晚,更让我们找到了人类也许已经丢失很久的、原初的欢乐。

奥运会开幕了,周末也到了,普通人不妨尝试下“因陋就简”的生活:或蹬上巴西某品牌的人字拖,或在家啜饮一杯咖啡,或去郊外进行一次烧烤,或在海滩上晒一次日光浴,或精心烹制一道从未尝试过的美食……也许你会恍然发现,生活中原来有如此的别样风景,生命中居然有如此的别样心情。

他乡即故乡:90后中国女孩的巴西生活感悟

2014年10月,王伊立(中间穿裙)参加里约一家电视台的采访,为即将上映的影片《中国制造》造势。

八年前,当17岁的石家庄女孩王伊立来到里约热内卢时,她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作为拥有数万名华人的一线城市,里约居然没有中国人扎堆的“唐人街”。

不久,王伊立进入当地一所高中,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在与同学相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王伊立就找到了“唐人街”问题的答案:正如充满激情的桑巴舞所展现出来的那样,巴西人生活热情四溢,巴西文化对于外来文明也兼容并蓄,极为包容。因此,作为一名中国人,在这里不会感觉到见外,因此华人也就没有必要扎堆在华人的小圈子里。

“我的巴西同学们对我极为热情,我们认识的第一天,他们就纷纷提供各种帮助;刚认识一个星期,我就参加了同学的生日聚会;入学不到两个星期,我就应邀到同学家里做客了,”王伊立在接受中国日报采访时说。

对于她的观点,北京大学巴西文化中心副主任胡续冬深有同感。胡老师曾经在2003—05年赴国立巴西利亚大学任教,对于巴西文化有深刻的认识。“巴西人都是自来熟,在大街上刚认识不到5分钟,他们就会邀请你去家里做客,拉拉家常。”

在同学们的热心帮助下,从未学习过葡萄语的王伊立很快融入了班级生活。经过三年的高中学习,她以管理系第四名的成绩进入里约州立大学,并且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政府奖学金。

在与巴西同学的相处中,王伊立也不断介绍中国发展的最新情况,增进了大家对于中国的认识。在她刚入学时,有巴西朋友问她:“中国人能不能喝得起牛奶?家里有没有电视?”而经过与大家的交流之后,同学们再也不会有这样的误解和疑问。

在王伊立看来,巴西人民对于中国了解的增强,很大程度上缘于近年来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在她刚到巴西时,大街上的很多小伙子还用日语向她搭讪,而现在多数刚认识的朋友都会对她说上一句:你好!

2014年11月,王伊立出演了一部巴西喜剧影片《中国制造》。影片由巴西导演埃斯特万·齐亚瓦塔执导,讲述了中国商人与阿拉伯裔商人在里约小商品商场展开的竞争。

在影片中,由于中国商品的低廉价格和中国商人的努力工作,阿拉伯商人的生意一落千丈,双方的矛盾也由此产生。后来,中国店铺里的年轻小姑娘与阿拉伯店铺的小伙子不打不成交,最终,双方达成了谅解,并且喜结良缘。影片体现了巴西多民族多文化的包容性。王伊立在影片中出演中国店铺的小姑娘,她说自己也是本色出演,巴西文化的包容性也是她的切身感受。

去年8月,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峰会在巴西召开。受巴西外交部的邀请,王伊立在峰会期间担任中葡文翻译。在进入会场的那一刻,她才发现,自己要给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在内的金砖国家领导人担任会议同声传译。

据她回忆,当时自己的位置正对着俄罗斯总统普京,习主席坐在她左手边,大约有四米左右的距离,而她右手方不远则是巴西总统罗塞夫。会后,主办方对现场翻译团队的评价很高,“非常有专业水准,保证了大会的成功举办”。

今年夏天,王伊立结束了四年大学生活,顺利毕业。她目前就职于自己母亲一手创办的中巴国际文化交流公司,并且担任CEO。公司主要为中巴企业、社会组织、以及政府机关提供同声传译、文化培训等业务。

鉴于近年来中国与巴西双边交流的不断深入,以及中国“一带一路”政策对于拉美地区的影响,王伊立对于公司的前景非常乐观。得知总理访问巴西的消息之后,她表示非常期待。(安百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