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儿童日·儿童故事)(3)突尼斯:酷爱中国舞蹈的“茉莉花”

突尼斯城,2009年11月14日 突尼斯:酷爱中国舞蹈的“茉莉花” 她的突尼斯名字叫亚斯明(中文译为茉莉花),也许和中国有缘分,所以名字也是中国人熟悉的茉莉花。亚斯明今年10岁,父亲阿迪勒是机场的一名职员,母亲索妮雅在电视台做编辑,她的家庭在突尼斯属于中产阶层。 亚斯明的家住在首都突尼斯城一个小区的公寓楼,两室一厅的房子虽然不大,但很温馨,她有属于自己的空间——1间卧室兼学习室,那里有她喜欢的玩具、电脑和书籍。 亚斯明今年读小学五年级,周一到周六的日程表总是安排得满满的,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8点前往学校,下午放学后参加课外学习和运动,晚上还要到家庭教师的家里学习英语,晚上9点钟睡觉。用她的话说,“我每天总是在学习和运动中度过”。星期日是她自由支配的时间,可以玩玩具,也可以在电脑上玩游戏。父母经常在星期天带她到公园里玩。亚斯明告诉记者,每年的暑假是她最开心的时光,父母带她到海滨度假,尽情享受大自然的风光。 亚斯明从小喜欢运动,尤其喜爱体操。说起亚斯明对中国舞蹈的喜爱,她的母亲索妮雅告诉记者,2008年中国使馆在青体中心举行春节文艺活动,其中有中国舞蹈,亚斯明一家应邀观看,优美的舞蹈给亚斯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那时起她开始对中国舞蹈产生了兴趣,后来又通过观看中国舞蹈的光盘,她更加喜爱中国舞蹈。 2008年2月,中国首批青年志愿者来到突尼斯,其中有一名舞蹈老师,在中国援建的青体文化中心执教。开设舞蹈班的消息传到了亚斯明耳朵里,她让母亲带她到青体中心报名。从那时起,亚斯明每周三次去舞蹈班上课训练,她认真学习,刻苦训练,进步很快,受到了中国老师的好评。尽管中国舞蹈老师已经更换,但她对中国舞蹈的热情却始终如一。 亚斯明说:“我热爱中国舞蹈和体操,已经到了离不开的程度。我的父母总是鼓励我努力学习,发挥自己的特长和爱好。母亲为了让我学习中国舞蹈,每次开车送我去青体中心上课,然后一直等到我下课再把我接回家。我对选择学习中国舞蹈感到自豪,也非常感谢我的母亲。” 谈到对未来的打算,亚斯明说,她的一个愿望就是将来当舞蹈老师,把中国舞蹈和中国文化传递给更多的突尼斯人。 亚斯明在中国援建的突尼斯青体文化中心舞蹈排练厅与中国舞蹈老师和舞蹈班同学合影(拍摄于11月6日)。 新华社记者刘顺摄

您需要注册后才能参与话题讨论,并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注册成功后,您还可获得搜狐社区20积分。

WTT常规挑战赛突尼斯站8月1日开打林高远受重用领衔众将出战

2022年8月1日至6日WTT突尼斯站常规挑战赛将全面开战。在布达佩斯冠军赛上获得男单亚军的林高远再次受到重用,领衔国乒众小将出战突尼斯站常规挑战赛。这次林高远在男单、男双和混双三个项目上都有希望挑战张本智和,证明自己一雪前耻。除林高远外,中国乒乓球队还派出大批年轻选手参赛,向鹏、周启豪、林诗栋、袁励岑、陈幸同、刘炜珊、范思琦等人都参赛。谁能在这场比赛中脱颖而出,那么就有可能得到教练组的青睐,从而得到重点培养的机会。

雨果.卡尔德拉诺(巴西)、张本智和(日本)、K-卡尔松(瑞典)、庄智渊(中国台北)、宇田幸矢(日本)、张禹珍(韩国)

迪亚兹(波多黎各)、杨晓欣(摩纳哥)、石川佳纯(日本)、平野美宇(日本)、申裕斌(韩国)、袁佳楠(法国)、郑怡静(中国台北)、陈思羽(中国台北)、倪夏莲(卢森堡)、张本美和(日本)

法尔克/K-卡尔松(瑞典)、赵大成/张禹珍(韩国)、庄智渊/陈建安(中国台北)、安宰贤/赵胜敏(韩国)

莱贝松/袁嘉楠(法国)、田志希/张禹珍(韩国)、张本智和/张本美和(日本)、赵大成/金娜英(韩国)

从上述主要对手名单可以看出来,张本智和报了男单、男双(与木造勇人)、混双(与张本美和)。林高远也报名了这三项比赛。所以林高远有三次机会能一雪前耻。希望林高远不要再让大家失望了。

突尼斯被美女包围体验阿拉伯不一样的国土风情

突尼斯和摩洛哥我先后去过6次,它们的确都是非常值得旅游度假的国家,反正跟着欧洲人的脚步去肯定没错,那里早就成为欧洲人的后花园。我最后一次去突尼斯是2年前,几乎没有游客,原因那时候正逢突尼斯海滩发生袭击,好几个英国游客被枪杀,后来突尼斯首都博物馆又遭袭击,顿时欧洲旅游部门和航空公司全部取消对突尼斯的旅程。当时我想没人去,我去,玩的更痛快。坐突尼斯航班,那段时间没有欧洲航班飞突尼斯,自由行,酒店全部在Booking上订,所到之处,受到如同皇亲贵族般的款待,消费也便宜。

除了欧洲的地中海,我就喜欢土耳其,突尼斯和摩洛哥。今年7月份将去土耳其3个星期,靠近叙利亚边境的Nemrut,是我第10次去土耳其了,10月份会去阿尔及利亚,那将对我是一个挑战,那里西方游客也很少去,我要去看看那里的沙漠奇观。中国官方出差的和劳务输出的国人不少,或许也有一些喜欢旅游的国人,趁机去那里游山玩水。

突尼斯虽然是国家,由于地理位置和欧洲大陆一水之隔,和西西里岛的巴勒莫Palermo几乎只有二三个小时的船程,受西方文化和经济的影响,那里的青年人几乎全部西方化,思想开放程度甚至超过国内地区,周末酒吧舞厅公开畅饮酒精饮料,这在传统保守的国家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次突尼斯之行,在沙漠地区一样有奢华酒店,如同天方夜谭的皇宫,享受至极。

由于没什么游客,酒店视我如同贵族王子,待遇提升了很多。前几天曾经阅读过一篇文章,说中国游客在迪拜的帆船酒店受到歧视,或者说没有得到应该有的平等待遇,相对于西方人的待遇。这种现象本人也有发现。我坐过俄罗斯航班飞上海,那些乘务员非常不礼貌,以至于我下定决心再也不坐俄航,哪怕价钱便宜其他航空几百欧元。后来去克里米亚,从莫斯科非得坐俄航去那里,去莫斯科我是坐布鲁塞尔航班,但在俄航飞机上发现乘务员的服务态度好的难以置信,完全另一幅脸孔。我坐过很多次亚航,都是吉隆波转机,除了马来西亚旅游之外,三次去印尼都是坐亚航,上海出发的亚航,服务态度明显差于从吉隆波去印尼的。现在发现汉莎,荷航都有这类现象。这是为什么,难道仅仅是歧视吗,,也许他们妒忌中国人太有钱,太张狂。有一点本人很清楚,中国人一定得从自身找原因。中国人出国的越来越多,素质也相应提高很多,但是问题依然严重。不好好排队,插队,飞机还没停靠接驳走廊,国人很多就纷纷站立去取头顶上的行李,看到好几次乘务员大怒。候机厅大声喧哗,遇上误点等事件,国人更是焦虑吵闹。其实本人根本不担心误点,西方航空公司都会赔偿,除非是客观天气原因,那么你和乘务员吵也没用。相对国内航空,国外航空公司哪家都比中国强,中国的航空服务还要差。说起帆船酒店,原本是高档酒店,国人很多并不住那家酒店,只是去观光的,还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有钱人样子,估计将那里的氛围破坏了,就像破坏自然环境一样,人多都是一样,再也谈不上高大上了,所以受到的待遇也相应差。现在迪拜几乎全是中国游客,尽管中国人消费力强,但是除了印度,中国人其实等级观念最强,最看不起穷人,看不起人和黑人,所以往往也得不到别人的尊重。现在中国孩子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如何进贵族学校,如何进重点中学,和重点大学。在欧洲除了英国,都很平等,没有重点学校之分,等级观念极少。希望中国人出国,要显示的不仅仅是钱包,攀比的也不是名牌包,名牌手表,而是大国风范,要显示文化素质,彬彬有礼,攀比气质。我在中国经常发现歧视和不平等现象,只是国人习以为常了。老板训斥员工,服务生低头哈腰。那些保安和看门的也养成职业病了,不是以貌取人,而是以车取人,看你开什么牌子型号的车,才给你什么样的笑脸。

现在大妈也能当服务生了,国家以前女人只能呆在家里,都是家庭妇女,现在妇女的政治和经济地位提高了。

突尼斯除了沙漠,古罗马剧场,蓝白小镇,苏斯等风景点,那里的自然风景也很美,游客少,估计现在不会像我那个时候的情景。最近和一个德国朋友聊天,上个月刚从突尼斯回来,他告诉我5星酒店进出安检查的特别严。

现在是废墟,以前都是民居,估计废墟时间也不长。全世界落后国家发展都很快,再过十年,突尼斯一定面目全非。

这是去一家酒店吃午餐,不是我下榻的酒店。到了突尼斯报了一个散客拼团去沙漠观光,由于游客少,tour特别少。

这个风景点叫Chebika,是星球大战拍摄地。游客少,旅游时的心情特别爽,似乎大自然都是为我而所有。

原生态自然风景,时尚美女帅哥,历史古迹,美食和奢华酒店生活就是突尼斯旅游的精髓,也是我去了还去的理由。